當期期刊

第 65卷・第 2期
發行於 六月, 2022

海峽兩岸民眾對新冠疫情的樂觀偏誤、風險識覺與因應作為之前導研究

葉欣誠(Shin-cheng Yeh); 于仁壽(Ren-shou Yu); 謝佳雯(Chia-wen Hsieh)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流行造成全球公共衛生挑戰,雖然世界衛生組織對於防疫有共通性的規範,但在不同的國家或地區,因為習慣、文化、共同經驗的差異,對疾病風險的認知與預防行為有所差異。人們雖會保護自己的健康,但傾向認為別人比自己更容易染疫,此現象稱為「樂觀偏誤」(optimistic bias)。本研究探討臺灣與中國大陸居民對新冠疫情的樂觀偏誤,並嘗試以風險文化理論的群體-網格模型詮釋兩地樂觀偏誤的差異。此外,本研究亦探究樂觀偏誤與風險識覺、風險溝通和預防行為之間的關聯,和兩地受測者的個別變數與關聯的異同。本研究採用同一問卷,分別在兩地取得一千餘份有效樣本。結果顯示兩地受測者對新冠疫情均存有樂觀偏誤,且認為現居地較外國安全很多。大陸受測者的疫情恐懼感與接種疫苗的意願明顯高於臺灣受測者,而臺灣受測者的風險識覺較高,風險溝通行為與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等風險預防行為則在兩地受測者間無明顯差別,各主要變數之間的整體關連則透過路徑分析探究。整體而言,中國大陸偏向網格化的階級主義社會著重控制與遵循規定,臺灣偏向平等主義社會著重社群、合作與信任關係,可嘗試用以解釋兩岸樣本的統計分析結果。

關鍵字:新冠疫情、樂觀偏誤、風險識覺、風險文化理論


疫情後兩岸經貿互動趨勢與供應鏈地位變化

劉孟俊(Meng-chun Liu) ; 吳佳勳(Chia-hsuan Wu); 王國臣(Guo-chen Wang)

  後疫情時代,全球經貿格局面臨新的挑戰,衝擊產業供應鏈的解構與再重組。本研究旨在探討疫情對兩岸貿易結構的影響,特別是運用社會網絡分析的「結構洞」和「點度中心性」等量化方法,使用2018 年和2020年的全球貿易資料庫,分析兩岸在全球貿易網絡中的地位變化。根據「結構洞」的「有效規模」和「限制」兩種衡量指標的變化,突顯中國大陸於疫情爆發後,仍能維繫其作為全球貿易網路中心的地位並持續改善,但美國地位反有所下降。而臺灣於全球貿易網絡「結構洞」的「有效規模」提升,但同時「限制」也隨之擴大,表明我國的貿易網絡地位變化趨勢仍未確定。另由全球貿易網絡點度中心性來看,中國大陸出口動能在疫情後進一步持續加強,但進口動能則因國內需求影響而減弱。美國的進出口動能均下降,但臺灣的進出口動能同時上升,反映此時期臺灣製造業的出口動力強勁,也受惠於如「投資臺灣三大方案」等政策帶來的經濟品質提高。綜合以上,本文以疫情爆發前後為分析參考點,旨在探討兩岸與主要國家於全球貿易網絡地位與形態變化,超越傳統貿易集中度或貿易依賴的思維,輔以全球在疫情後政策思維與供應鏈風險防範的探討,期能提供一種得以客觀評估各國經貿地位轉變的比較基礎。

關鍵字:疫情、供應鏈、社會網絡分析、結構洞


政府管制在中國大陸共享經濟中的影響:以北京市共享單車產業為例

高慧敏(Hyemin Jamie Koh)

  全球經濟危機與消費方式的變化,與他人共享資源的「共享經濟」模式已成為一種新經濟範式而突飛猛進。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移動支付的擴展,以及政府政策的支持,中國大陸共享經濟在2016 年左右開始備受關注。同時,中國大陸政府每年發布有關共享經濟的報告,以此積極呼應與支持共享經濟的潮流。尤其是「共享單車」,在中國大陸產業政策中作為共享經濟的新興產業,基於其使用上的便捷性與操作簡單性,擁有龐大消費群體並且實現快速增長。但譽為中國大陸的「新四大發明」而扶搖直上的共享單車產業,自2018 年起有關公司卻發生破產與面臨出售的困境,整個產業都面臨重大危機,並最終導致產業的敗局。因此,本文將回答:儘管共享單車市場穩定且政府給予積極的政策支持,但為何中國大陸共享單車產業仍步上衰退之路?同時,為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會出現一個產業的興衰?本文透過「新制度主義」途徑釐清共享單車產業的興衰及相關行為者造成的影響以及新商業模式上的漸進制度變遷,並且主張其主要原因在於共享單車市場缺乏政府的有效管制和制度。

關鍵字:共享經濟、共享單車、新制度主義、漸進式制度變遷



中國「一帶一路」的進展與影響,2013∼2021

薛健吾(Chien-wu Alex Hsueh)

  本文分析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從2013 年10 月開始推動迄今(2021年結束)的進展與影響。主要的發現有:第一,「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資項目是以「能源開發」為最大宗,中國官方在宣傳中最為強調的「各種交通基礎建設」反而為次之;第二,「一帶一路」在各國的進展堪稱順利,爭議情況為少數;第三,「一帶一路」並未顯著增進參與國家的經濟發展,並未顯著拉開參與國與美國之間在外交政策利益上的相似程度,並未顯著使參與國的民主政治在競爭性和參與性上有所下降,也並未使參與國的貪腐情況惡化;第四,「一帶一路」的顯著影響在於提高參與國人民的生活品質,拉遠參與國與中國之間在外交政策利益上的相似程度,還有使參與國的民主政治在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上有所下降;最後,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所取得的最重要的政治槓桿,應該是在於使部分國家陷入積欠中國鉅額債務的「債務陷阱」上面。整體而言,要確認「一帶一路」對各國和世界秩序的影響,最主要應該還是要在那些積欠中國大量債務的國家的政策變化上來找答案。

關鍵字:
一帶一路、中美關係、債務陷阱、民主化